青酒梅子汤

加点冰碴子口味更佳

与光同尘【一】

   晚上九点,为了生存的人们仍在高楼大厦里建设着别人的商业帝国,市中心堵的水泄不通,时不时会有暴躁的司机锤响喇叭,引起一阵喧闹的共鸣。 

   某一处大楼的天台,金色的发丝被阵风吹得有些凌乱,男子趴伏在地上,托腮板的高度被调到最高,有些没精打采的靠在上面,甚至还打了个哈欠,M24的枪口对准了中央大楼的玻璃,瞄准了许久,干脆直接关掉了变率瞄准镜,扣下扳机,听见玻璃破碎的声音。

   一刹那,尖叫声甚至响彻了整个街区,17层的所有玻璃碎成网状,子弹打入的地方破开一个大洞,灰色西装的男人倒在地上,脑袋被打掉了半个,血肉喷溅了满屋,人们尖叫着推挤着想要逃出大楼。

   金发的男人目睹这一切,挑起嘴角,吹了个并没有什么感情的口哨,把枪收回枪箱,消失在了黑夜里。

   全黑的警车鸣着警笛呼啸而过,中央大厦的楼下,指挥车上的通讯装备除了队内语音全部扫到了车外,前线的安保特勤正在尽力封锁街区,却阻挡不住慌乱的人流。

   “老韩我能鸣枪清场么!!场面控制不住啊!!”无线电里传来周锐的狂吼。

   “这么下去犯人找不到,还要出踩踏事故!!”

   耳机里乱哄哄的响成一片,震得韩沐伯有些头疼,紧皱的眉头从案发开始就没有放开:“驳回,现在鸣枪更会造成民众恐慌。”说完官话又放缓了语气:“事出突然你稍微忍一下。”

   没等周锐回话,无线电又切到了下一个频道“杰哥你和小鬼还有多久能赶到现场!?”

   “快了快了!”边说,朱星杰又狠狠的按下了喇叭“我去,警灯闪这么亮都看不见么!!”于是打方向盘把车急停在路边,从后备箱抽出两把92式,将其中一把扔给小鬼。

   小鬼心领神会的把手枪上膛别在腰间,边走边套上防弹背心。

   “杰哥,现在什么情况?市中心的枪击案诶!”小鬼的脸上写着兴奋,拽着朱星杰逆着人潮向案发现场赶去。

   “死个人你这么兴奋,下次真应该叫周锐带你去做做心理辅导。”眼角余光看到小鬼挑染成绿色的脏辫。“你可真不怕老韩让你给剪喽。”

   “不是有杰哥你替我护着呢么。”

   “行了你们俩别聊了!!”韩沐伯的怒吼从耳机里传来,两个人都缩了下脖子,心照不宣的把耳机摘了下来,加快了脚步。

   约莫两分钟后,两人穿戴好装备赶到楼下,韩沐伯和周彦辰架着手电筒,正在地图上标定地点。两人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周彦辰就快步走进了人流,去寻找狙击地点。

   看到两人,韩沐伯忙走过来:“事发地点在17楼,楼内情况不明,不排除有同伙的可能性,只有你们两人,行么?”

   “有楼层结构图么?”

   朱星杰接过平板,端详了好一阵子,又转头看向小鬼。

  小鬼还是笑嘻嘻的:“杰哥说能行我就能上。”

   随即又转头看向大楼:“在有同伙的楼层上近距离狙击,无异于谋杀。”

   于是两人带上护目夜视仪,如同鬼魅一般蹿进了已经彻底断电的大楼,朱星杰打头,推开了消防通道的门,夜视仪快速的扫描确认安全,朱星杰打了个手势,示意小鬼跟上。

   两个人尽量不在其他楼层多做停留,跑的飞快,却几乎不发出一点声音。

   到了十七层,两人都放缓了脚步,分别靠在门的左右两侧,朱星杰伸出手指。

   “三、二、一”

   小鬼飞起一脚踹开了安全门,朱星杰随即抓起小鬼把他拉到身后,自己闪电般的冲了进去,小鬼紧接着跟上保证朱星杰的背后安全。

   17层已经全部撤离了,地上散落着这一季度的财务报表和刚开出的工资条,几张桌子倾倒在地上,小鬼用脚尖踢了下折断了鞋跟的高跟鞋,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五秒钟后,朱星杰率先放下了枪,打开耳机:“确认安全,打开电闸,让勘察小组上来吧。”

   小鬼伸出手碰了碰尸体的头颅,随即又皱起了眉,却不是因为尸体的死相太过难看。

   “杰哥,你又……”

   朱星杰刚摘下护目镜,眼睛捂的有些泛红,揉着眼睛转身调笑:“等你当上警督,就让你保护我。”说完,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明天应该没我们什么事了,跟哥喝酒去啊?”

   小鬼这才恢复了原来的神情,揽着朱星杰的肩膀,笑嘻嘻的跟着下了楼。

   地方选的很近,就在中央大厦附近,靠着市里唯一的一条河,有居酒屋一条街,两个人一人要了瓶烧酒,就那么喝到了快午夜。

   朱星杰已经开始有些迷糊了,而小鬼却还是很清醒,看朱星杰放下了酒盅,也不再动作,就只是盯着对面的人。

   “走吧杰哥,我送你回家。”小鬼率先站了起来,又走上前,把对面人的外套拉链拉到最上面遮住警徽。

   “晚上别这么走,危险。”

   出了门,迎着晚风,想让自然替自己醒酒,耳边的警笛声从停听过,过路的行人也少了许多,朱星杰似乎已经看到了明早的头条标题。

   “行了,就送到这吧。”两个人溜着弯,此时已经快走到了街的尽头,朱星杰拐上了跨河的桥,冲小鬼摆摆手:“回家早点休息。”

   小鬼却单手撑住石桥的栏杆,坐在了桥头的石墩上,发现朱星杰有些疑惑,从上衣口袋里抽出一包抽了一半的七星。

   “我抽根烟再走。”

   朱星杰有些不解,但还是摸了摸小孩的头,转头走向了另一个方向。

   但朱星杰不知道的是,直到自己走到了已经看不见的距离,那支香烟也没有点燃,身后的人坐在阴影里盯着他的背影,眼里没有半点笑意,低沉中却闪烁着按耐不下的激烈与热切。

   小鬼起身,俯视着倒映着漆黑天空的河面,从衣兜里掏出一只银黑耳钉,随手丢到河里。

   抬起头望着并没有星星的天空,不知是在沉思,还是在放空。

   手机响起了最近红的发紫的流行单曲,小鬼举起手机放在耳边。

  

   “Justin,你太不小心了。”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