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冷的冷

【唐探2 野田昊x秦风】花开并蒂

*ooc
*非正剧
*秦风视角【大概

以前开的主题,我再开一遍。

午后的校园熙熙攘攘,太阳照下,洋溢的是青春的气息,舞蹈队的训练吸引了大部分人的目光,不少怀春的少男扒着门缝想一睹少女们的风姿,被学姐抄起扫帚全部打跑,棒球队和排球队为争那一亩三分的地盘吵的不可开交。

相比起来,秦风那边可是安静的多,身边人蹲在一棵盆景旁,带着手套和套袖,深红色的围裙上印着暗纹,垂到地上,手中拿着园艺用的小铲子,正帮花朵翻着土,光洁的额头上渗出点点汗珠。

眼见着工作完成了,秦风抬起脚踢了下野田昊,趁着他站起时回头,从一旁的纸抽中抽出几张手纸,帮他擦去额头上的汗滴。

“辛苦了。”

秦风其实是不太愿意来园艺部的,每到野田昊摆弄花朵的时候,他都会没来由的憋屈,野田昊对花圃的重视好比热恋期的情侣,好几次竟放了秦风的鸽子。

秦风并没有等野田昊,抬脚就去了小卖铺,打算用面包来缓解社团活动的劳累,等他回到温室时,野田昊才刚刚把花苗们摆回原位,好像还喷过了水,在阳光下泛着光。

秦风把喷壶铲子之类的工具扫到一边,留出一片空地,把刚从小卖铺买回来的东西往桌上到,从一旁拽来张椅子,抓起红豆面包扔给野田昊,又撕开吐司的包装袋,坐下啃了一大口。 野田昊一拉了一张椅子过来在他身边坐下。

“秦风,音乐部的排练还顺利么?”倒是野田昊先开口了。

“嗯,最后就剩下钢琴的调音,还有跟前面摇滚乐队的交接。”

秦风顿了一会:“我觉得学校真有必要出本书。”

野田昊摆出一副好奇的样子。

“《论如何与陆国富宋义所在的摇滚乐队和平相处》……倒不如说这两个人和平相处就很难。”

野田昊看着秦风,笑了“也是辛苦你了,我……”

秦风打断了话茬“你晚上是跟我一起走,还是又要留下来照看你的宝贝花儿。”

“水仙和天堂鸟刚刚移了花盆,我还要留下来收拾一下…………秦风你不会是跟花吃醋吧。”野田昊忍不住笑了出来,但看了脸色不太好的秦风,又生生憋了回去。

突然,门被敲响了,更像是砸的,外面是个女孩子,染着青色的头发,秦风认得她,那是他们年级的kiko。

“有什么事么?”秦风虽有不快,却也没有表现出来。

“我有事想问一下野田同学。”女孩子直视秦风,有那么点理不直气也壮的意思。

秦风一下子就明白了什么,让开门,示意他进去。“你们慢慢聊,我先走了。”无视了野田昊欲言又止的表情。

秦风出门,贴心的把门带上,刚想离开,听到里面传来声音。

“野田昊,情人节你会送女孩子什么样的花?”

秦风的脚步顿了一下,又向前走去,心里有些纠结难过,又还有点期许。

kiko,是喜欢野田昊,还是只是想跟园艺部部长请教一下送花的艺术呢,要是真的喜欢,野田昊,会怎么回答她呢……

毕竟是青春期的男孩子啊……

还没等他想完,思绪便被打断了,唐仁从走廊的拐角冲了出来,脚底一滑还差点摔倒,看到秦风,顿时眼前一亮,往前一扑。

好家伙,这回真摔了……

唐仁飞快地爬起,连衣物都来不及整理,还有些气喘,很显然这位留级了好几年的大龄学生身手还在,体质就有点跟不上了。

“老……老秦,主任他…他…他找你有事。”说完如释重负,开始咳嗽。

秦风连自己的感情问题都还没有解决,就到音乐部报道了。

其实也不是什么太重要的事情,就是艺术节的日期定下来了,不偏不倚,刚好是情人节,一想到情人节,秦风的脸又一次黑了下来,吓得一旁的部员们大气都不敢出。

“秦部长,今天是不是心情不太好?”小部员们缩到墙角,开始窃窃私语。“是艺术节太麻烦了?”

“说不定是感情问题呢。”知名外国白学家James擦着自己心爱的大提琴,看似简单的一句话却又尖锐的指出了问题本源。

“去去去,别瞎说,你什么时候见老秦有女朋友了。”唐仁不吃这套“你说是吧思诺。”

思诺看似还没搞明白为什么话题会转移到自己这,低头想了想“好像,确实没见过。”

“看吧,我们老秦确实是全校女生的白月光,但哪个女孩能治得住咱们老秦啊。”

秦风看似在和教导主任讨论,其实他们说的话也是听的一清二楚,心里的担忧,又重了几分。这种感觉,直到他给钢琴止了音,二百多根弦分别调完律,都没有缓解。

世间最不经留的便是时间,从园艺部不太愉快的告别后,他们就再也没有见过面,偶尔路过园艺部,也是看到野田昊又在摆弄那盆水仙和天堂鸟,悉心的把它放在阳光下,眼神中满是爱意,甚至时不时会对着笑起来。

干嘛要把习性不同的花放到一起……秦风有些疑惑。

是送给kiko的?还是说野田昊一夜之间变成无性恋决定和花朵共度余生?秦风不想再想了,他不希望想到最坏的那一面,他感觉野田昊像个怪盗,把他的心偷走了,但不知道哪一天又会还回来,说这不是我要的那个。

秦风是个侦探,但这个侦探又恰好喜欢上了怪盗。

两年前,也是秦风先告的白,当时,野田昊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只是从那之后,野田昊都会找他一起吃午饭,一起回家。有时会有些许的冷淡,当秦风以为他们要完时,野田昊不定时说出的情话又会让他措手不及。

我们真的算情侣么,比吃醋更痛苦的,是连吃醋的资格也没有。

艺术节当天到了,那是校园最热闹的一天,不同的社团展示自己的才艺,还有学生带来了自己的家长,走廊中挂了彩带和气球,台阶上铺了红色的地毯,一直蔓延到校门口,即使到了傍晚,也仿佛白昼。

秦风在后台做最后的备场,从窗口望下去,便是操场的全貌,他又一次紧了紧领口的蝴蝶结,黑色的西装仿佛定制一般服帖的套在他身上,平常随意垂下的头发,用发胶固定在额上,即使冬天快要过去,空气还是有些发凉,秦风一边活动手指,一边往窗外望,大多数人都在礼堂里,所以野田昊在操场上格外显眼,,他也与平日不一样,穿了黑色的衬衫,外面套着深红色长风衣,kiko站在他身旁,向他兴奋的诉说着什么。

表演开始了,音乐部的部长,当是带来最后的压轴戏,钢琴独奏,联欢不需要太高超的技术而是气氛的营造,所以他选择了大多人耳熟能详的《少女的祈祷》,他还记得唐仁他们听说时嘴角差不点没藏住的笑意。

秦风演奏时,全场都是安静的。

乐曲描述的是清晨波光粼粼的湖面和林间的生机勃勃,少女在祈祷着自己的未来,而秦风演绎出来,把那种柔情和期冀表现到了极致。

野田昊一直站在门口,脸上挂着浅浅的笑容,一区终了,他率先鼓起了掌。

秦风也看到了门口的野田昊,他想跟他谈谈,但在此之前,他还要解决送来巧克力和情书的女孩子们,尽管秦风百般推绝,巧克力还是填满了手提袋,秦风只得把巧克力分给部员们终于,人们几乎散尽时,他才得到一瞬的安宁,在解决完最后的会场整理后,星星也漫上了夜空。他再想去找野田昊,却早已不见了人影。

但秦风确实没有想到会在家门口撞见野田昊,野田昊手中拎着一个礼物盒,隔着马路,对他笑着,眼眉轻挑,不像是对待他人的礼貌,也不是狡黠的笑容,秦风发现自己竟然看不懂。

野田昊走到他身前,他风衣的领口敞开着,秦风抬手把扣子扣上。

“你也不怕着凉。”

“你是不会让我着凉的,对吧。”野田昊轻笑,把手中的礼物递到他眼前。

“这是什么,情人节礼物?”

“你不喜欢?”

秦风有些自嘲,笑了“我还以为你会送给kiko。”

野田昊愣了片刻,似在思索,片刻神色便恢复如常。“秦风,你觉得kiko喜欢我?”

秦风没有说话,算是默认,倏的被野田昊拉进怀里,他凑在秦风耳边,秦风能感受到热气在耳边萦绕,一下子就红了脸。

“kiko是来向我提问的,她想向青梅竹马表白,但又不知道该送什么花。”

秦风终于从野田昊怀里挣出来,眼神直视野田昊,似是还有些不太相信。

野田昊打开了手中的礼物,秦风熟悉的很,他的假想情敌之一,野田昊一直在意的那棵盆栽,几天不见茂盛了许多,水仙和天堂鸟的花枝交错缠绕,一定是费了很大功夫,就算在暮冬,花朵染了寒气,仍旧鲜艳娇嫩,秦风一下子明白了野田昊重视它的原因。

“别人情人节送巧克力,鲜花,就你特别,送盆栽。”秦风把盆栽捧在手里,嘴上不饶人,其实原本心里的纠结,都扫荡一空。

野田昊牵起了秦风空闲的那只手“难得会有你不知道的东西啊。在维多利亚时代,情人节送的是半开的花,花名的第一个字母要与两个人的首字母相同。”秦风有些不解。

“我还担心过花会开的不好。”

“花开了不就行么,情人节看的是人也不是花,他不能成为你放我鸽子的理由。”

“花开并蒂,则预示着两人一生会幸福美满,就算是迷信,我也想和你有个美满的一声”说着,在秦风的手背上轻轻落下一吻。

你知不知道你是个日本人,不吃欧洲那套……但秦风没有说话,片刻,他吻上了野田昊的唇。

就当做情人节的回礼了。

后面的事,秦风也记不清了,只知道从那以后,自己便有了个正牌男友,野田昊像是比他更重视,每天都要“盖章”确认。

音乐部的成员看着部长比以前柔和多了的部长,开始讨论部长是不是感情上有了进展。

钢琴上的天堂鸟和水仙随风摇动,不会说话。



天堂鸟/Queen's bird:无论何时,无论何地,永远不要忘记你爱的人在等你(这花好多名字……)

水仙花/Narcissus:自省对爱情的诚挚

嗯,这文bug贼多,没有学校二月上学,这俩花没法一起开!

关于花的选择吧,一开始考虑是西方传统,所以不用拼音而是英文名开头,野田昊的花主要考虑到他的野田在日文和英文里面都念Noda所以用了n开头的水仙。
毕竟自恋这一点都挺像的。

原先是给另一对cp的,但感觉昊风可能更合适一些,读者老爷喜欢就好啦。(๑•̀ㅂ•́)و

评论(3)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