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冷的冷

【唐探2 野田昊X秦风】校园档案(一)

*校园paro
*日语老师昊X数学老师风
*披着校园皮的案件

操场上,梧桐叶还在往下滴着水,昨天是D市几年不遇的暴风雨,附近居民区的墙皮都有些刮到了地上,五楼的单向楼梯泡了水,学校只能紧急把三年一、二班赶到了楼下上课。

秦风从新搬的教室里出来,关门把学生们的抱怨和喧哗挡在身后,长叹了口气。心里有些发愁,毕竟是毕业班的学生,搬了教室,也不知会不会影响他们的学习状态。

秦风活动了下肩膀,右拐走进教室办公室,把头埋进了成堆的三角函数试卷里。

不知过了多久,秦风抬起手腕确认了下时间,眼瞅着马上要四点十分上晚课,手里还压着三班八班的卷子没批完。秦风有些懊恼的揉了揉头发,课时进度又要往后拖了。

做数学题和批数学题还真是不一样啊。想着抻了个懒腰。

教师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不同于办公室的温暖,走廊的冷风一下子灌了进来,秦风缩了缩肩膀。

来人是个三十上下的男人,穿着黑色暗纹衬衫,套着赤红风衣,胸口的口袋里还别着副眼镜。

手里捧着一叠教案,垫在最下面的,是江户川乱步的推理小说集。

虽说男人的衣服不算难看,但在暖棕色为主的校园里,实在是有些显眼。

秦风不止一次建议过他不要再当老师了,跟初二的kiko老师一起去搞服装设计吧,奇装异服二人组,多合适。

男人看了看秦风办公桌上的卷子,又看了看秦风,笑着说:“我们的秦风老师,被三角函数难住了?”

秦风没好气的回他:“当然比不上野田老师您,教日语只需要教一个班就可以了。”

野田昊从对面的办公桌搬来张椅子,在秦风的身边坐下,拿过了八班的卷子,从笔筒里抽了支红笔,帮着秦风一起批了起来。

“你就对你的数学这么有信心?”秦风有些不放心,毕竟一个中国高级数学教师不会放心把数学卷交给一个日本国文老师。

日本可是唯一一个数学水平曾经赶上欧美国家的亚洲国家。

没成想,野田昊竟然还挺熟练,批过去五六张,秦风一时间也没看出什么差错:“秦风老师,你对你的同事太不了解了吧。”

终于,卡着四点零五,两人终于批完了本周的周测卷。为表感谢,秦风给野田昊泡了杯咖啡。而还没有来得及品尝,学校广播就召集了全体教师到二楼会议室开会。

四楼初三组爆发了激烈的喝彩声,他们终于可以有自习课写作业了。

秦风暗下决心,回来要多给他们留两套五一模拟。

“最近学校有什么事情么?”秦风一边下楼一边和野田昊聊着天。

“应该没有吧,教研员上个月才来过,冬季运动会也开过了。”

很少见的,两个人都迷茫了,敲敲门,走进了会议室。

会议室只来了大半的人,事出突然,很多老师还都没有结束课程,校长脸色不太好看,举着手机跟人争执着什么,争论无果,使劲的摁下挂断,灌了一口茶水。

“今天开会,主要是讲一下本学期的时间和课程变动。”

秦风翻开笔记本,刚想记录。

“从今天开始学校晚课取消,初二放学时间提到四点半,初三放学时间最晚不超过五点。”

秦风手中的笔干脆掉到了地上,野田昊虽然也很惊讶,但终归是比较冷静,帮秦风把笔捡了起来。

“初三今年六月份要进行中考,早放学一个半小时,学生们晚自习怎么保证!”很显然,其他老师也很不乐意,这种情况在带重点班的刘老师身上更为明显。

砰的一下,校长狠狠的砸了下桌子:“你们以为我想么!这就是拿升学率做赌注!这次是D市教育局统一下的通知!”

教育局?秦风感觉不太对劲,野田昊也表示认同,教育局那群老狐狸怎么会拿升学率这种事情开玩笑。

校长挥手示意老师们安静下来,端起茶水,似是喘了几口粗气。

“接下来我要说的,是今天开会的重点。”

秦风又一次翻开了自己的小本本,想着终于能记点有用的东西了。

“我想你们应该不知道,从今年开学开始,我市八中,一中,九中,四十八中,十五中,已经相继失踪了五名学生。”

秦风这次没有掉笔,会议室里没有一个人说话,连秒针走的声音都能听得到。

“失踪的大多是初三应届毕业生,现在在中山区,西岗区已经引起了小范围恐慌,各位班主任要稳定好学生情绪,放学确认每名同学安全到家。”校长说完就靠到了椅背上,过了很久。

“我们教书育人,教的是祖国的未来,我不明白多么丧心病狂的人会把手伸向孩子们,但我希望全体教师可以保护好我们的学生。”

“所以,我们要把这件事告诉学生们?”回办公室的路上,野田昊对着秦风问。

秦风有些痛苦的揉着太阳穴:“不可行,中考学生连谈恋爱都不能分,何况是威胁生命的问题。”

“也是。”野田昊叹气“希望犯人能赶快被抓住吧,别让这种畜生波及到我们区。”

秦风在拐角处和野田昊挥手告别,走进四班。他是初三四班的班主任,跟跟初三三班一样,同是重点班。

班级并没有因为秦风进来而一下子安静下来,秦风走到讲台上:“刚刚学校开会,三班的刘老师说,因为最近同学们语文默写和名著成绩十分“出色”,想和同学们的家长分享一下。”说着,露出笑容。

全班以语文课代表为首,安静如鸡。

秦风也不禁感叹,什么时候才能像三班的刘老师一样,有这么大的威慑力。

“课代表作业都说完了吧,那我们就排队放学。”

“老师,等一下!”第一排的学委拿出桌洞里的通知单,两三步跑上讲台。

秦风不太理解为什么她会这么激动。看完了单子之后,他懂了,心却沉了下去,与同学们的欢呼声形成了明显但我对比。

后天,学校要联合理工附中,十五中一起去春游。如果像平常一样上星海广场跑几个来回,秦风是不会这么愁的。

今年去的是植物园。

占地95.57公顷的植物园。

每年三大池塘加荷花池能掉下去三位数人的植物园。

秦风回到教师宿舍,有些绝望,感觉整个人身心俱疲,帅的都不严谨了。

外边有人敲响了门,是野田昊,秦风放他进来,对方也很熟门熟路的进了房间。

秦风本来想回去躺着,却被野田昊从背后抱住,一起跌在了沙发上,野田昊的发丝刮到了秦风的耳廓,有点痒,另一只手还尝试解开秦风的衬衫扣子,秦风侧头吻上去,彼此交换气息,顺便还把衣服往下拉了拉,抑制了状况的恶化。

“要闹也别今天,明天周测,后天还要带熊孩子们春游。”

“秦风,你真残忍,为了学生都不让我行使恋人的基本权利。”

对了我是不是忘了说,秦风和野田昊,是交往了三年的恋人。当初野田昊刚来到这所学校,就是秦风带的他,后来慢慢走到了一起,也不是为何野田昊成了上面的那个。

野田昊起身,放开秦风,走到厨房去帮秦风准备晚饭。

“对了,五个失踪的学生,还是一点下落没有么?”野田昊一边切着冬笋一边问。

“听说是没有。”秦风翻完了整册报纸“新闻也没有报导。”又抓起了春游的通知单“说到十五中,他们不是也有学生失踪了,怎么还有心思春游。”

“谁知道呢。”野田昊忙活完了厨房,端着小汤锅走了出来,又端出几盘配菜来。

火锅上蒸腾着热气,把整个屋子都衬得暖洋洋的,野田昊夹起一片羊肉,递到秦风嘴边。

“先填饱肚子要紧。”

TBC.

嗯,对,我失踪了好久又回来了,开了新坑,初三党开学了真的有些忙,没办法想太多素材也就只能让文字来源于生活,不夜城,坑有点大,我得慢慢填,不想让它烂尾。

这篇大概就是秦老师和野田老师一起保护学生们的故事,也希望读者老爷可以喜欢。(๑•̀ㅂ•́)و✧

评论(11)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