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冷的冷

【唐探2 野田昊X秦风】不夜城(四)

庄重圣洁的富士山,被血色所沾染。

警视厅的人很快赶到,闪着红蓝警灯的车辆几乎包围了山脚。秦风此时还有些不在状态。野田昊不让他靠近神社。自己先赶了过去。

神社前的景象,即使是野田昊也感到有些反胃。凶手定是对黑道抱有极大的恨意。

山野春河本是个极为清秀的男人,祖上都是狂言家,而到了这一代,他这个好好先生,却一路血拼建起了黑道帝国。现在,他被吊在浅间神社本殿前,身上腿上满是伤痕,腹部像是切腹似的“L”字刀口直接把他贯穿,甚至连肠子都流了出来。双眼被挖去。

只听偏殿有位女法医惊叫了一声,大概是他的眼珠被找到了吧。

野田昊嘱托警员把卷宗给他一份,便下山去找了秦风。秦风一看到野田昊,便扑了上去:“卷……卷宗呢……死…死的人…是山野……组的……对…对吧。”

野田昊示意他先安静下来,把卷宗递给秦风:“死者是山野组的老大,死亡时间在昨天下午的二十点到二十二点之间。”

“我给犯人的侧写,二十五到三十岁之间,男性,已婚,所属黑道,但对黑道心怀恨意,大概是身边有亲人死于黑道斗争,左利手,但是惯用右手。”

“但是他为什么要选择这些人下手,町川组的夫人,坂东组的秘书,这回是山野组的老大……他们之间有什么联系……”秦风有些疑惑。

“要是找到了共同点,这个案子就破了。”

野田昊本想拥抱下秦风,给他一些安慰,但有个不速之客走了回来,野田昊有些不满。

那个男人走了过来,向着秦风和野田昊分别鞠了一躬,他的年纪不大,眉眼间却有着几分疲惫。“你们好,我是山野组老大的副手,我叫风间澄。”【日文】

“我们黑道的人,只擅长杀戮,请你们一定要找出真相,拜托了。”【日语】

野田昊和秦风对视一眼:“我们一定会找出真相的。”【日语】

风间澄伸出右手,感激的和两人握手。“我们山野组的所有人,一会权利协助你们的。”【日语】

野田昊与秦风一起下山:“秦风,你认为这些案件里面有什么联系。”

秦风沉思着,反问野田昊:“日本的神社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尤其是明治,严岛,浅间三座神社。”

“明治神宫是明治天皇建立的,用来供奉皇帝,后来平民也可以用于结婚,严岛神社供奉的是日本的三个海神。”

“最后的浅间神社,供奉着富士山的神明,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意义。”

秦风愣了一会儿,又一下子拉住野田昊向山下跑去。“秦风,怎么了?”

“我明白了,我明白凶手的杀人规律了!”

野田昊发动跑车,秦风抓起车座旁的日本地图:“秦风,你发现什么了?”

秦风把手中的地图翻的哗啦直响,终于到了神社的那一页:“明治神宫用于举行婚礼,町川组西本惠在婚礼上被杀;严岛神社供奉海神,坂东组秘书于神社溺死,浅间神社供奉山神,山野清河被当做贡品。”

野田昊看向秦风:“你的意思是,凶手不只是对于黑道的预谋杀人,也是对于神道教的……失望?”

秦风终于从地图里抬起头:“野田昊,日本还有什么关于供奉爱神的神社。”

野田昊一路把车开上了去往日光的路:“二荒山神社,乞求夫妻和睦的。”

但秦风舒展没多久的眉头,又再一次皱起:“可是,分析出了杀人规律,他的逻辑是什么?”

“这个我已经知道了,只是在山野春河死之前还不太确定而已。”秦风有些惊讶“在五年前,日本黑道有一场震惊日本乃至全世界贩毒案,他们从全日本来不同的女性,把他们的肠道里塞满毒品,一人为皿,倒卖毒品,直到有一名女性死在飞机上,案件才公开于天下,山野春河是案件主使,一直假装失踪就是为了不让警视厅发现。”

车子在闹市区堵住了,野田昊有些恼怒的砸了下方向盘:“当时给山野春河搭桥的,就是前面死的两个人。”

“还有别人么。”秦风语气不自觉凝重了:“接手毒品的人,是坂东组的老大,坂东学。”

“看来我们要快一点了。”

当他们登上二荒山时,山野组的人已经到了。秦风问野田昊:“是你通知他们的?”野田昊摇摇头。

那些穿着黑色衣服的人到处找着什么,却一无所获,但人群中却没有之前的风间澄。他正跪在两棵连枝的古树之间。见到来人,想站起来,却踉跄了一下,秦风扶住了他。

他向两人致意后,便带人下了山。

只留下秦风和野田昊两人。“他们应该是顺着神社一个个排查。”

秦风疑惑:“日本有几千个神社,这样效率太低了,黑道会意识不到么。”

秦风看野田昊一直望着那两棵古树:“怎么了?”

“我记得,风间澄是没有结婚的,为什么会在这里跪拜……”

“可他的手上有戒指啊,就在他的左手上。”

野田昊抓住秦风的肩:“他刚刚伸的是左手?”

“秦风,你还记得他和我们初次见面的时候么,他用的是右手。”

野田昊翻出手机里的档案,秦风凑上去,那是一份毒品事件的遇难者名单。

最后一行豁然写着

风间澈。

“快追!”秦风和野田昊一同往山下狂奔,但风间澄一行人却早已不见了踪影。

野田昊给警视厅打电话:“我们已经找到凶手了,山野组风间澄,请求发布全国通缉,他是个连环杀人犯。”【日文】

秦风坐在一旁的马路道牙上,他早该想到的。从凶手能从婚礼现场逃脱,能轻易进入夜晚封锁的严岛神社开始,他就该注意到的。秦风懊悔的抓着自己的头发。

野田昊在他身边坐下:“不是你的错秦风,现在还不是懊悔的时候,他还有下一个目标。”


“我们要做的,就是阻止他。”


题外话:这章码的比较急,大概还有两章就完结了,下次更新,大概就开学了吧。

评论(7)

热度(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