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冷

我杀我自己

【唐探2 野田昊X秦风】不夜城(三)

宫岛离东京市中心的路可说不上近,野田昊驾驶着他那辆骚包的红色法拉利疾驰在国道上。秦风坐在副驾驶上,闭目养神,时不时揉揉自己的太阳穴,手心里攥着野田昊刚刚递给他的晕车药。

野田昊想降下车速,这样秦风可以舒服些,但秦风却拒绝了,现在每晚一分钟,就有可能多一条冤魂。

宫岛很久之前其实叫严岛,岛上的红叶谷和公园秋天来拜访,都宛若人间仙境,但很显然,今天两人并没有观光的心情。

严岛神社坐落在海中,远看着像坐落于濑户内海上的宫殿,清晨的薄雾还没有散去,潮水涨到了廊桥桥面上。秦风只得挽起裤脚。

秦风碰了碰野田昊的肩:“在日本文化中,神社有什么特殊意义么?”

野田昊有些为难:“嗯……大概跟道教中的道观,佛教中的寺庙差不多。”

秦风微微皱眉:“神道教?”野田昊点头表示肯定。

严岛神社仿佛一座水上迷宫,秦风他们绕了好几个圈子才到达了本殿。原本挂着尸体的手水舍现在外围画着白线。

一旁的巫女脸色很不好看。

对于忠实的信徒来讲,神圣的地方被染上了血迹,一定是很难过的事情吧。

秦风和野田昊走上前,从一旁的警察手里接过一叠照片。

上面是一个穿着黑色羽织的男人,他的头埋在水里,手脚不自然的下垂,整个人仿佛以脖子为支点挂在了手水舍上,水已经被染成了暗红,那是肺出血后从气管里呛出来的血液。男人的脖子上有一个青紫色的手印,很明显,手印的主人力气很大,那附近的皮肉好像陷进去了一样。

秦风和野田昊对视一眼,两个人都确定了,犯人是个左利手。

但秦风注意到了一个细节,手印四指尾部的位置有一道横过来的痕迹,他打量了许久,却看不出是什么。只得把照片递给野田昊。

野田昊看了眼照片,笑了,但秦风总觉得这个笑像是在嘲笑他。

“你看出这是什么了么,还有你笑什么?你在嘲笑我?”

“没有没有,我怎么敢呢~”说着抓起了秦风的左手。从上衣兜里掏出了一个东西,快速的套到了秦风的四指上。把手推向秦风眼前。

“喏,自己看。”

套在手上的是一枚戒指,及时没有光线,水钻还是在晶莹发光。

秦风一下子明白了:“犯人在行凶的时候没有把戒指摘下来。”

野田昊赞许的点点头:“而且他手上的还是结婚戒指,大概是三年前的经典款。”

秦风:……?!?
“你怎么知道?”

野田昊举起了右手在秦风眼前晃了一下:“这是日本最经典的婚戒品牌,顺带一提,我的是今年的新款。”

秦风有些诧异:“你结婚了?!?”

野田昊有些怪异的看着他:“为什么这么想?”

“因为你不是……”野田昊打断了他“如果要说那一只戒指的话,在你手上哦。”

秦风才反应过来野田昊刚刚在他手上套了戒指:“你……你…神经…啊……”说着想把戒指往下摘,但怎么都拿不下来,羞得秦风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野田昊不想让自己的小侦探太为难,于是转移了话题:“秦风,我注意到了很有趣的一点。”

秦风不再把注意力放在戒指上,有些不满的抬起头。

“杀掉坂东组财务秘书的人是个左利手,可杀死西本惠的人,用的是右手。”

“两起案件同为黑道人员在神社被杀,这是巧合,还是连续杀人呢?”野田昊盯着秦风的眼睛,想看出些什么,这样反倒让秦风没法思考,急忙把头转过去。

“这个问题还不太好判断,只能先从受益最大的山野组开始排查了。左利手,已婚。”

野田昊转身去找警察,用日语跟他们说了些什么,警察很快便把搜查布置了下去,剩下的便只有漫长的等待。

但秦风并不想坐以待毙:“野田昊,日本本还有什么比较出名的神社么?”

“其实你可以直接叫我野田桑的。”说着把手臂搭到了秦风的肩膀上,刻意靠近秦风的耳边。

耳边的气流扫的秦风有点痒,他打了个冷战,转头剐了野田昊一眼。

野田昊有些遗憾的放开手:“出名的神社啊……浅间神社,出云大社,二荒山神社,伏见稻荷大社……太多了。”

秦风拽起野田昊的手:“走,先从东京的查起。”

车一路开到了富士山脚下,山顶常年覆盖着白雪,这座有这千年历史的活火山,被诗人以倒挂的玉扇称赞也不是空穴来风。

前几天富士山刚下过一场大雪,地上的积雪使本来就陡峭的台阶更加难以行走,秦风没有换防滑的鞋子,只能靠在野田昊的身上,让他揽着自己的肩膀,一点一点往上走。

“我觉得这个案子没那么简单。”

野田昊低头饶有兴致的望着他:”怎么说?”

“凶手既然是针对黑道的谋杀,完全可以直接杀了老大,为什么要挑女人和秘书下手?晚上的严岛神社是不对外开放的,而凶手可以把人在里面杀掉,说明他对这里的地形十分了解。”

一边说着话,他们已经走到了半山腰,野田昊在一片空地上停下,扫了扫长椅上的雪,和秦风一起坐下。

秦风还在阐述着案件的疑点,野田昊就坐在一边含笑看着他。

等到秦风终于停下时,野田昊贴近秦风:“秦风,我很喜欢你破案时的样子,自信,又骄傲。”秦风能感受到温热的气流打在脸上,想向后躲,却碰到了雪松上,被扎了一下,又缩回来。

好家伙,这回直接跑到野田昊怀里了。

野田昊顺势抬起了秦风的下巴,让他和自己对视:“秦风,你觉得我会随便把戒指套在人的手上么?”

秦风整个人靠在野田昊的胸膛上,手抵在两人中间,拉开最后一点距离:“不……不会。”

“秦风,我想追求你。”

秦风直接当机了,他或许需要升级一下cpu来处理现在的状况,秦风在纽约时就感觉到了野田昊对自己不太平常的感情,而他其实自己也对野田昊有隐隐约约的好感,而秦风只是固执的称之为胜负欲和惺惺相惜。野田昊的直球,干脆打傻了秦风。

他遵从本心,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好…好啊……”

野田昊没等他说完,径直吻了上去,他的吻技可比秦风成熟多了,秦风只能被动的配合野田昊的动作,直到秦风快喘不上气的时候,野田昊才放开他。

野田昊把秦风搂进怀中:“我很开心,秦风。”

秦风绯红着脸,低头没有说话。

在经历了明显不怎么平常的休息后,两人继续往山上走去,只是这回改成了十指相扣。

浅间神社就在眼前了,秦风眯起眼睛好像在确认什么,他戳戳野田昊:“日本的神社,还有挂稻草人的习惯么?”

野田昊有些纳闷,想着秦风张望的地方看去,一下子蒙上了秦风的眼睛,把他往怀里拽去。

野田昊的电话响了,打来的是警视厅的人:“野田先生,山野组的大家长山野春河,已经失踪了,要派人找他么?”【日语】






“没必要了”【日语】

“我已经找到他了。”【日语】

TBC.

题外话:“嗯……下章大概会在明后天更新,要开学了,我作业还没补完T^T”

评论(8)

热度(1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