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冷

我杀我自己

【唐探2 野田昊X秦风】风暴

*秦风黑化
*急着补作业我也不知道我在写啥
*秦风第一人称
*短篇,特别短

我叫秦风,是一个侦探。我向往着光明,却也追逐着完美的犯罪。

我目睹黑暗,逼近深渊,我立于临界点,一念成佛,一念成魔。

本是唐仁邀我来东京,他却跟着他的阿香,将我一人丢下。我站在成田空港,交错复杂的人流将我淹没。

只有一人伸出手,将我带离人流,如同寒夜中的救赎,黑暗里的光芒。

我与他在纽约有过一面之缘,他曾一直在我之下,惊人的推理能力,却目空一切,游戏人生。倒也可悲,大概是人生并没有什么可让他珍惜的东西吧。他向我自我介绍,来自日本的混血侦探,野田昊。

不知是否是我的错觉,他的眼中有不同往日的感情流动。而这并不属于我的思考范围。

他的车疾驰在国道,询问我是否需要先去吃个饭,或是去哪个地方欣赏风土人情,我没有拒绝他的好意。只是疑问起案子究竟在哪里。

他向我介绍,黑道老大的女人被杀,敌对帮派财秘溺死,而所有的证据指向另一组势力。

车停在了富士山角,山上有著名的浅间神社,山顶常年覆着白雪,一望无际,山间的小道荒无人迹,仿佛废弃了许久,却又盎然生机,茂密的雪松遮天蔽日。

神社的门口静悄悄的,平时并不对外开放,他向我打趣到,先前的凶杀也发生在神社,我明白他想看我惊恐的反应,我也很配合,他也仿佛计谋得逞,很开心。

他把我压在雪松之间,诉说着对我的情义绵绵,我们拥抱着,亲吻着,他攻城略池,告诉我,以后面对危险,可以不用一人扛着,我的身边还有他,这大抵是我人生最失态的一次。

我们扣着手心,走到本殿,却愣住在原地,血洒了满地,人的尸体吊于房梁之上,双眼被挖去,双手被折断,我不忍心看下去,把脸埋到了野田昊的胸口。

他让我在雪山下等待,傍晚他匆忙归来,告诉我,那是最后那方势力的老大。他死了,线索断了。

我们只得走遍了所有的神社,二荒山上的神社边,种着棵夫妻树,我们去勘察,却也不忘在树下拜了两拜,而同行的人,也在树下拜了三拜。

野田昊伏在我耳边告诉我,有新的发现,上个尸体和这个尸体上都有指环印,凶手是左利手。

但第一个明明是右撇子杀死的。

我们查遍了所有的神社,推出了共同点,最后的地点在京都,平安神宫。

凶手的冷却期快到了,在最后的平安神宫,半夜,只留我和野田昊在山上。

本殿传来东西拖动的声音,野田昊把我掩在身后,自己上前,推开大门,竟是之前死掉的老大。

他没想到我们会在这里,也算巧合,他笑的癫狂。

原来从一开始老大便是双胞胎,哥哥是左撇子,弟弟是右撇子,他们一起谋划着,除掉别人势力的关键人物。

但哥哥没有想到,弟弟只想一个人坐最顶端的位置。

他拖着的人,俨然就是一开始夫人被杀的黑道老大。

野田昊开枪了,他没有给那人留遗言的时间,那人冲上来还想反抗,我带上手套,将他的匕首夺下,他彻底不动了,停止了挣扎。

我像是后劫余生一般,扑进了野田昊的怀里,但他竟然想推开我,我有些伤心。

宋义借着James不完美的犯罪完成了几乎完美的犯罪。

那借着几乎完美的犯罪,我是不是就能完成完美犯罪。

野田昊好像有些难以置信,呵,也可以理解。鲜血把他红色的西装染成了黑色,匕首稍长于肋插,直接从他的身体穿了过去。连带着我的手上,衣服上都沾了血迹。

没关系,凶器上不会有我的指纹。

野田昊的呼吸就算停止了,眼睛还是看着我,月光顺着窗户照进来,我用手合上他的双眼。

给了他临别的最后一吻。带着血腥气。

立于黑暗中的人,前进或是后退都是漆黑一片,而当黑暗中出现了一束光,那么,那束光便是有罪的。

眼泪顺着眼角滑下,嘴角却控制不住的上扬。那是夙愿完成的狂喜,但心脏又控制不住的绞痛,可能,我多少还是爱他的。

我揪着胸口的衣料,拿起手机报了警。

警察很快赶上了山,他们都很惋惜,一代神探,竟然与犯罪分子同归于尽。

我顺着小路,慢慢下了山,就算山路很黑,如同深渊,我也没有停下。

野田昊告诉我,以后面对危险,可以不用一人扛着,我的身边还有他。

就像成熟的智者告诉勇士,你无须一人面对风暴。

勇士回头,向他笑笑

“我就是风暴。”

END

题外话:这大概是《不夜城》的另一种结局,但放心,《不夜城》绝对是甜的,HE,推理方式也会和这个不一样。

评论(6)

热度(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