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冷

我杀我自己

【唐探2 野田昊X秦风】不夜城(二)

秦风感觉全身的血液一下子涌到了头顶,白皙的皮肤刹那间就红透了。男人邀请男性友人回家住很正常……对吧……秦风在心里不断的告诉自己。

但为什么野田昊让我去他家住我会想这么多呢……秦风感觉自己的想法有些危险,甩了甩头,把车窗打开了一个小缝,想让自己清醒一些。

红灯亮了,野田昊稳稳的停了车,侧过头来含笑看着秦风“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的答复呢。”

“嗯……好…好啊。”反正自己也没有可去的地方不是……

实际上,秦风想和野田昊交流推理,一较高下已经很久了,只不过他自己不愿意承认罢了。

野田昊的内心有点小激动。但他并没有表露出来,自然的驾驶着车子路过东京这座城市。

秦风望着窗外的夜景出神“夜晚的东京,也很热闹啊。”

野田昊顺着秦风的目光看去,那里是东京的地标性建筑,银座:“对于很多人来讲,夜晚才是真正的东京。”

“比如?”

“商界政界的成功人士,凶恶的黑道,幸苦劳累的公务员,照看孩子的少妇,陪酒的小姐,还有……”

“杀人犯。”

野田昊看向秦风,而秦风却还是望着窗外,神情没有丝毫波动。秦风的嘴唇动了动“而且……杀人犯还可以是他们中的每一个人。”

车子在地下停稳时,已经将近二十二点了“夜晚的银座实在是热情,不然我们半小时前就到家了。”野田昊有些抱歉的说。

秦风笑着摇摇头表示无碍:“这不也是东京的魅力之一么。”

两人一边讨论着案情一边向楼上走去“町川组有什么仇人么?”野田昊一边用钥匙开门一边回答“那这个范围可就太大了,全日本的黑道都对町川组虎视眈眈。”他打开门“还是那句话,秦风,你对你的对手太不了解了。”野田昊侧身,示意秦风先进去。

秦风在沙发上坐下,野田昊起身到厨房给自己拿了罐生啤,给秦风带了一杯水,秦风抿了一小口:“町川组出事,受益最大的人都有谁?”

野田昊想了片刻:“政府、坂东组、山野组,当然政府可以排除,那群老头子不会在明治神宫开枪,基本可以判定是黑道内部纠纷。”野田昊转头看向秦风:“当时你在现场,犯人有什么特征么?”

“身高一米七八左右,男性,惯用右手,穿着黑色连帽衫,皮肤很白……手上还带着戒指。”说着,秦风打了个哈欠。

“抱歉,辛苦一天了,我们还是早点休息比较好。”

我们…………?秦风有点僵硬。

“你要先洗澡么?”野田昊轻笑着问秦风。

秦风的脸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你……你先。”

野田昊也就没有跟他客气,走进浴室给自己放了池热水。其实他是想和秦风一起洗的,但这样大概会吓到那个小侦探吧。想到这,野田昊不自觉笑出了声。

门外的秦风笑不出来。他现在有从十九层公寓跳下去的冲动,随着门内的流水声愈演愈烈。秦风有些后悔为什么一冲动就答应了野田昊。

他趁着野田昊还没有出来,摸进了里屋,终于在最里面的柜子的抱出了床干净的被子。整整齐齐的铺在了外面的沙发上。脱掉风衣,留下了衬衫,一股脑钻进去,只漏出了一点黑色的碎发和纤细白嫩的双足。

野田昊从浴室出来时只围了一条浴巾,他本来想给秦风展示一下自己坚持健身的成果,看秦风已经钻进了被子里,未免有些失望。

秦风听到浴室门的声响,迷迷糊糊的从被子里露出头,发丝因为拱在被子里的愿意有些凌乱。见野田昊只围了浴巾,又慌忙把头低下去,装作没看见的样子。

野田昊走近秦风,秦风本想再把头埋进被子里,但野田昊没有给他这个机会,他先一步伸出手抚上秦风的脸,他的脸很小,一只手便可包裹大半,野田昊手上微微用力,强迫他把头转向这边。

“其实我的床还挺大的,真的不考虑一起睡么。”说着,露出了个以为不明的微笑。

秦风往后缩了一下,头摇的像拨浪鼓,好不容易挣出了野田昊的手掌,像土拨鼠似的把头缩到被子里,任凭野田昊怎么说,也不肯再出来了。

野田昊调戏到了小侦探,心满意足的回了房间,失眠了大半宿。



天光破晓,等秦风从被子里爬出来时,已经是上午九点了,野田昊就坐在他对面的沙发上,穿着他一贯的红色西装,手里端着咖啡,望向秦风。

这家伙看我多久了……秦风不禁打了个冷战:“你……你…怎么不…不叫我。”

“看你睡的太熟,没忍心。”野田昊起身,从橱柜里翻出牛奶和面包扔给秦风。“抓紧时间换衣服,我们要出发了。”

车一路向北,秦风来东京前就温习过地图:“我们这是去警视厅?”秦风嘴里嚼着面包,有些吐字不清。

“在日本,警察请侦探帮忙也是有的。”

秦风有些羡慕。

经过了曼谷和纽约两次旅行,秦风跟警察打交道的次数也不少了,毕竟是刑警学校的,但这次比起前两次被通缉,秦风走路更有底气了些。

跟着野田昊走进了会议室,屋内人的眼光一齐扫过来,屋内的人大多是清一色的黑衬衫加墨镜,左手边第三个便是在明治神宫与野田昊交谈的老人,为首的人穿着东京警视厅的警服,大概是个警部。警部点头示意两人落座。

老人的脸色有些不悦:“这不是适合携家带口的场合,对吧,野田先生。”【日文】

野田昊拉开椅子,让秦风坐下,自己坐在他的左手边:“宫本先生,我的恋人可是水平略高于我的侦探。”【日文】说着还挑了下嘴角。

宫本次郎望向秦风,似乎是不太相信,皱皱眉,没有再说什么。

秦风贴近野田昊耳边:“你们刚刚在说什么,他好像不太喜欢我。”

野田昊当然不会让秦风知道他已经单方面变成了野田昊的恋人“没什么,他面瘫,对谁都是那个表情。”

简单的案情,昨晚秦风就已经跟野田昊探讨过了。

日本黑道成员在神社被杀。“这之前还有相似的案件么?”

野田昊像是早就料到了秦风的问题,从卷宗里抽出一叠文件,已经贴心的翻译成了中文。

坂东组财务秘书于一月十五日晚十八点至二十一点之间于宫岛严海神社被人溺死在手水舍中,死前并无明显挣扎。

昨天是二月十五日。同样在神社被杀。

野田昊先说出了秦风想说的话。

“看来我们要到日本的各大神社跑一趟了。”

TBC.

题外话:说实在的这个第二章卡了好久(。•́︿•̀。),本来想写侦探之间浪漫又不失紧张的恋爱……结果感觉像小学生谈恋爱。
其实我是想成为一名严肃♂性文学同人作者,但我的感情线好尬啊(๑ १д१)。

本文大概不会太长,主线大概是围绕着日本的神社展开,我们的秦风小同学也会和野田昊叔叔一起探究真相(๑•̀ㅂ•́)و✧。

这章稍微有点短啦,下一章走剧情,会长一点(ง •̀_•́)ง

评论(9)

热度(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