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酒梅子汤

加点冰碴子口味更佳

【唐探2 野田昊X秦风】不夜城(一)

野田昊裹着浴袍独自一人坐在公寓等我楼顶,远眺着东京的夜景,他总是不经意在想,这座不夜城的辉煌下掩埋着多少阴影?

野田昊摇晃着手中的香槟,冰块撞击水晶杯发出悠长的回响,野田昊感觉最近的自己不太对劲,偶尔在crimemaster上探探案,顺便po上几张画风很成人的自拍,而更多的时间,野田昊总是在盯着秦风的头像发呆,打开了私人聊天想与秦风谈论些什么,思考片刻,又把输入框中的文字全都删掉了。

当他第一次在crimemaster上和秦风对决时,野田昊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归属感,这个人和自己是一样的,而后随着交手的次数和难度增多,这种感情也慢慢升温发酵演变成了一种狂热和珍惜。

这次在纽约见到了秦风本人,白皙的皮肤,高挑的身形,漆黑的眸子宛若黑夜,却又在黑暗中璀璨发亮。清秀的像个小姑娘。而在探案时,面对着几十倍速的监控录像,秦风的眼神中又透露着决绝和凛冽,如同不可质疑的权威,他自己就是一场风暴。

这个中国小子一定是给自己灌了什么迷魂汤,野田昊是如此想的。

他无法忍受别人对于秦风的诋毁,也无法忍受秦风败给他人。

野田昊还没法认识到自己真正的感情,只是,绝对不想输给他,战胜秦风的人,只能是自己,就算是Q也不行。

楼下的声音嘈杂了起来,野田昊探出头往楼下望,明显经过改装的黑色奔驰由道路的南边排到北边,路上的行人都有些怕的躲开了,有些胆子大的,就拿出手机拍张照,顺便上传twitter。

野田昊推测,大概是哪家黑道的老大出行吧,能在黑道严打时期这样大摇大摆的,也只有町川组或是坂东组了吧,嗯……山野组也是有可能的,只不过野田昊记得他们的大家长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了,下属帮派暴动的也原来越频繁,甚至有几次波及到了平民,野田昊不喜欢伤害无辜者的人,也对山野组没有什么好感。

前面是银座左面是皇宫,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但车队并没有再往前走,而是左转由国会大道来往了明治神宫的方向,野田昊觉得有些无聊,紧了紧浴袍,回到屋内打开电视。

然后他就愣在了沙发里。

电视上没有感情的女音平淡的念着新闻稿“今天下午二十点整,町川组大家长町川藏于明治神宫举行结婚典礼,二十点三十五分左右,一可疑男子用水晶杯碎片将大家长夫人西本惠割喉,当场死亡。”

电视屏幕上是本殿内的场景,西本惠倒在神宫的地面上,身上盖着白布,白布下漏出的白无垢,已经被鲜血染成了红色。

而让野田昊震惊的不是那个死人,而是死人身边的那个人。

秦风。



秦风觉得今天的自己真是倒楣透了,结束了纽约之旅,大学的考试也结束了,干脆直接飞往东京,打算观光一阵子。

kiko听说了,在微信上跟秦风打趣“刚远离了罪恶之城,又去了不夜城,你可要小心点哦~”秦风并没有太放在心上,而事后他才意识到,女人的第六感有时候很可怕。

早上他去了早稻田大学体会一下外国学生的氛围,随后又南下到了代代木公园,欣赏樱花的璀璨,又在公园的书店里买了本江户川乱步的书,虽然不懂日文,就当珍藏了。

趁着天色还早,秦风去明治神宫看了看,顺便还在巫女小姐的怂恿下求了一签,虽然秦风一向不信什么牛鬼神蛇,但经历了纽约的“成仙”事件以后,他还是把求来的签恭恭敬敬放进了贴身口袋里。

看着明治神宫张灯结彩,秦风还以为是有什么祭典,便想留下看一看,没成想,却是结婚典礼,然后,惨剧就爆发了,西本惠倒下的时候,全场静了几秒,又突然爆发,町川组下属帮派几千名从后腰,腿上,背部,桌子底下抽出了枪,棒球棍,甚至还有武士刀等武器,全都想着那个人涌过去,刀枪剑影闪成一片,神宫的巫女本想阻止,却被枪声吓得躲到拜殿去哭成了小泪人儿。

眼见有几个人挥着刀向秦风批来,秦风靠着在曼谷的底子,踹翻了几人,躲到了神乐殿里,锁上木门,才幸免于难。本殿里,町川藏抱着自己死去的妻子,大吼“yamano!”秦风不懂日语,听不懂他在说什么。神乐殿的门居然被踹开了,秦风本想躲在红漆柱子后面,可他漏出的风衣一角却出卖了他,那人不由分说,向秦风的方向连开两枪,秦风只得往前跑,为了躲第二颗子弹,重重地摔在了神乐台上。

他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趁着那人上膛的功夫,蹬上了神乐台,一个箭步迈上窗台,推开木窗,跳到了外面的玉垣上。

但秦风没有料到此时明治神宫的参道上已经挤满了人,地上还有几具尸体,从他们的表情能看出,大概是骚动的原因,杀死西本惠的凶手大概已经跑掉了。

有些人注意到了这边的声响,便围过来盘问秦风,秦风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我……I am…C…Chinese…and I……”

很可惜,秦风听不懂日文,黑道也听不懂英文,有个脾气暴的人,干脆直接揪着秦风的领子把人拎起来,冰冷的枪管顶着秦风的太阳穴,秦风一下子手足无措。

“你最好把枪放下。”【日文】

远处传来怒喝以及车门被狠狠摔上的声音。

人们都把头转过去,秦风也拿眼尾余光艰难的扫了一眼。

好像是……野田昊……?!?



野田昊感觉十分欣喜,他一直期待着与秦风的再回,他甚至构想过他们会在美国东海岸的一处沙滩碰面,野田昊有合适的理由邀秦风来比拼推理顺便邀请秦风吃一顿晚饭然后共度……咳咳……咳,不好意思剧本拿错了。

而很快野田昊便欣喜不起来了,在纽约时两人一直用中文交谈,很明显,秦风不会日文,而他现在又深陷凶杀案,对方是蛮横无理的日本黑道,野田昊有些担心,身体率先一步抓起西服外套向公寓车库奔去。

托黑道的福,整条国会大道全部堵死了,野田昊只得从新宿绕行,路上,他一度把油门踩到底,火红的法拉利快成一道红光。如果说那群黑道对秦风做了什么,他不会原谅他们,也不会原谅自己。

车子急刹在明治神宫侧门,野田昊三两步冲上长台阶,看到的就是秦风被枪顶着头的景象,他一瞬间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恨不得现在冲上去把那人的手剁下来。

人群中走出了一个穿着黑西装的老人,对于黑道来讲野田昊并不陌生,他偶尔也会帮黑道处理一些案件。

那个老人摆摆手,示意那人把枪放下“野田先生跟这位先生是熟人么”【日语】

“当然”【日语】野田昊强忍怒意

老人还是保持着一贯的表情“野田先生,黑道是将就面子的组织,这次发生这种事我们不能放任何一个人离开”顿了顿“当然,如果是您的亲人我们也可以开个特例”【日语】

“那么你现在就可以放人了”【日语】野田昊嗤笑

“可野田先生您在中国好像没有兄……”【日语】

“是恋人”【日语】

在场听到这句话的人都愣了,甚至抓着秦风领子的人连手松开了都没有意识到,趁着这个机会秦风下意识的往野田昊身边蹭,野田昊一下子把秦风揽到身边,拽着他上下看了个遍“你没受伤吧。”野田昊不太标准的中文胞含焦急。

秦风像是有些惊魂未定“嗯……嗯…没有。”

野田昊不顾黑道的眼光,拉起秦风,强行把他塞进车里,拧开一瓶矿泉水递给他。秦风猛地灌了一大口,还呛着了,野田昊拍着他的后背给他顺气。

秦风状态好了许多”你……你怎么会在这?”

“我来找你。”

秦风四下大量了一下“这是你的车?”

“对啊,漂亮么?”野田昊满心欢喜的等着秦风的称赞。

“好……”野田昊甚至做好了欢呼的准备“好……好丑。”

野田昊受到了打击。

“你怎么跟唐仁似的问这种没意义的问题。”

野田昊受到了暴击。

野田欺身上去,拉进了和秦风的距离,轻笑“你就这么对你的救命恩人啊。”

秦风有些不好意思,想别开头,野田昊却率先起身了。正当秦风松了一口气。

“已经这么晚了,要不就去我家住吧。”

TBC

评论(9)

热度(320)